Chinese In North America(北美华人e网)

注册
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

[原创艺文]

1#

梦醒时分(七 完)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七


向东出院后,由于身上多处骨折,时常作痛,所以根本干不了什么,父子俩在加拿大只好靠社会福利过活。


战争结束的消息传来时,向东正拄着双拐在厨房里做面条,听见电视上播放了这一新闻。中国核平东京之后,英美没对中国动用核武器,人们就知道仗打到头儿了,所以向东此时也并不感到有太多的兴奋,反倒伤心悲愤起来,自言自语道:“妈的,结束就结束吧,有啥好嘚呗的?当初就他妈不应该打起来!可笑我那时为了写啥狗屁小说,竟然还梦想有一场战争,简直荒唐可笑!愚蠢至极!现在行了,家没有家,人不见人,我自己又他妈断了好几节股,废人一个了,就算能回去,怎的生存?就算找到珍珍了,又能怎样?”


向东让拐杖顶在两个腋下,腾出双手往面条汤里面打了几个鸡蛋,这个动作让他胸椎的钢板固定处疼痛难忍,那个地方长得不好,已经发炎了,平时连喘气和大声说话都觉得疼。向东又艰难地侧过身,把一盘生菜叶和葱花倒进锅里,用长把勺胡乱搅了几下,关了火,觉得脊椎有些吃不住劲儿,便磨蹭到小圆桌旁,忍着周身酸痛坐下来,摸出手机打给儿子,小声说道:“Mike,来吃饭吧。”


吃完了晚饭,向东去抽屉里找出卢杰、艳玲和女儿的牌位摆在桌子上,燃起香,倒上两小盅二锅头,把平时舍不得抽的半包中华拿出来摆上,对着那三缕袅袅散去的青烟清了清嗓子说道:“告诉你们一声,仗打完了,刚宣布的。”


向东抽出两支中华点上,把一支倒插在香炉里,苦笑着说道:“我说哥们儿,还有件事儿我得说一下,说什么呢?就说呀,你也甭惦记你媳妇了,她要改嫁了,对方是一个老实巴交的印第安人,下周日的婚礼,我昨儿才刚听她说的。周日我得去。”


向东端起两个酒盅互相碰了一下,倒到水池里一盅,自己喝了一盅,然后又把它们满上,说道:“唉,翠萍不容易呀,你把她扔到这么个十三不靠的地方,孩子小又没有钱,年纪轻轻的,就这么一辈子?我理解,你也应该理解,身后之事就由她去吧。加拿大这儿也挺好,远离是非,比妈的美国强,就都留这儿吧,我也留下来陪你。”


向东叹了一回气,又喝了一盅,扔掉烟屁股,在昏黄的灯光下垂着疲倦的眼帘,目光黯淡,说道:“艳玲,你这辈子跟着我没过几天消停日子,东走西挪的。那时候从中国折腾到美国,打工、养孩子,跟头把式的整天拼命,为了个破身份,钱花了不老少,瞎话儿编了一堆,好不容易整下来,觉得见得了人了,回国一看,谁谁过得都比咱强,早知道还不如不瞎折腾了。”


向东觉得气闷语塞,随停了一会儿,略感平静后又说道:“后来你安慰自己说,他们不就是有几个臭钱嘛,咱有三个孩子呢,比他们多两个。可现在,只剩我们爷俩了。唉,我们的大女儿没了信儿,可怜二女儿......花儿一样的年龄,这么就……”


向东哽咽说不下去了。他又点了两支中华,插到香炉里一支,擦去眼泪说道:“这仗虽说打完了,可你们都在这儿,叫我怎的回去?新闻上说加州被炸得不成样子,谁知咱家的房子还在不在?再说你知道,我现在也残废了,回去以后,吃饭都成问题,所以真不能回去了,好在老天爷饿不死瞎家雀儿,靠着加拿大这点儿福利和以前那点儿积蓄我也能凑合活着。唉,我对美国也是彻底凉了心了,徒有其名,Mike嘛,就让他在加拿大上大学吧,这儿还消停些。”


当晚,向东喝多了两盅,晕头胀脑地恶卧在床上,胡乱睡到凌晨两三点,觉得口苦喉干,起来喝了一杯水,便再也睡不着,躺在孤枕乱衾之间,望着窗边惨淡的月光,半生的忧患与凄楚便一起涌上心头,又兼浑身的新伤和旧痛,随左旋右转,眉皱气喘,其苦万状。这样挨至天明,朦胧之中又做了些乱七八糟的梦,一会儿梦见艳玲领着三个孩子在海边玩,一会儿又梦见自己跟艳玲不知为什么在吵架,然后是两个女儿也一起过来跟自己吵,哭哭啼啼争论不休,而后,不知道怎的,艳玲的脸却变成了珍珍,纸一样苍白,眼泪汪汪,满是怨气。


早晨起来,向东打点儿子吃过早饭后,独自一人坐在饭桌旁,打开电脑,一面无聊地胡乱写着东西一面寻思道:‘仗不打了,怎么说我也应该回去瞅瞅,看看我那房子还在不在,在的话兴许还能卖几个钱儿。还有珍珍家的房子,如果她家的房子还在,说不定就有机会找到联系她的方式。’向东这样想着,便兴奋起来,从此一心要养好身体,待可以了便要启程。


时光荏苒,转眼又到了春天,又是个日暖风和,树绿花新的时节。向东将息了数月,弃了拐杖,自觉行动开车都无大碍,便筹划着回美国看望之事。这日,向东收拾好行囊,托付了翠萍照看儿子,一个人开车南下向加州奔去。刚上路便刮起了风、下起了雨,一片淅淅沥沥,渺渺茫茫,但见天阴地暗,山隐路歧。向东一面开着车,一面回想起当时一众人来,如今却只闪得个形影孤单,甚觉心意悲惨,好不凄凉。正是:


阵阵季风丝丝雨,

急急鸿雁匆匆云。

本是南北飘零客,

却欲痴心寻梦回。

松湍樱落断崖冷,

礁横雾锁浊浪飞。

怎得一汪清静水?

人无影残月不碎。


过了来时经过的那个边境小镇进入美国,天渐渐放了晴。起初倒还看不到太多的变化,向东因身上的几处伤还未痊愈,也不敢贪路,只好走走停停。车子沿5号公路一路南下,过了西雅图和波特兰,到天黑后便在路上一个小旅馆安歇,一宿无话。次日天明,向东便又早早上路了,车子继续沿5号行驶了几个小时之后便进入了北加的克拉马斯山区,越来越多的战争伤痕逐渐进入视野,只见大片大片的山林被野火烧毁,叉叉丫丫的树干和山石烧成焦黑色,天上罕见飞鸟,地上少有人烟,路上许多小镇已经荒废了,只偶尔看得见有几家加油站、旅馆和便利店开门做生意。这样又行至晚间,前面已接近萨克拉门托市区,向东见道路破损严重,不时有阻断和抢修的地段,灯火恍惚,十分不得眼,忽看见前面有一片旅馆区,便拐了下去。


旅馆区十分冷落,几家连锁店都黑着灯,连麦当劳也都关了,只有一家叫不出名字的小旅馆开着,但车辆稀疏,门可罗雀,料也必定是勉强在维持生计。向东把车停在正门前,下车走进旅馆,迎面看见柜台后面的墙上挂着一支散弹枪,旁边白粉墙上用黑色笔手写着:这个生意是被James保护的!!!一个胡子拉碴满脸愁容的中年白人站在柜台后面警觉地看着向东。


“一个人?”胡子问。


“对。”向东答道。


胡子接过向东的加拿大驾照看了看,粗鲁地问道:“你是中国人?”


“呃......不是。”向东遮掩道:“我是...台湾人。”


“噢,台湾人。要是中国人,我会让你滚出去。”胡子瞪着黄眼珠子挠了挠毛茸茸的糙脖子,好像心里很明白,其实他根本就是个人云亦云的环眼无脑动物,就像很多其他愚蠢的、自私自利的美国人一样,总统说戴口罩没用,他们就不戴,总统说喝漂白水能预防新冠,他们真的就喝,前提条件是,总统得是个超级无赖,要能带领他们出去抢钱。“台湾人可怜呀,家乡平白无故就被妈的中国人给占了!中国人不仅占领了台湾、核了日本,甚至还攻击了南亚、欧洲和我们美国本土!简直比当年的德国人还他妈疯狂!”


“嗯,是呀。”向东胡乱应着。


“你听见我说的吗?他们竟然动用核武器了!操他妈的!你能相信吗?”胡子好像受了刺激一样,一面干着活,一面喋喋不休地絮叨着,让向东想起鲁迅笔下的祥林嫂。“日本人真是可怜,他们万万没想到中国人会用核武器来攻击他们!而中国人竟然做了!他们不单把鸡巴日本给核了!然后,他们还打算用核武器来攻击我们,幸好被我们及时制服了。上帝保佑美国,保佑我们每一个爱好和平的、善良正直的人。150美元一晚,不能再低了。只收现金。”


向东掏出两张一百的票子递给胡子,他拿起来对着灯影看了看,说道:“这个鸡巴世界被中国人搞得一团糟,我们每一个人都深受其害,我这里本来好端端的生意,现在也快做不下去了,房子坏了没人管,因为妈的保险公司都破产了!做工的也请不起,也他妈没处请呀?都躲到内陆乡下去了,剩下这些鸡巴人不是偷就是抢......”


“明早有早餐吗?”向东听得不耐烦,打断他问道。


“没有。对面的麦当劳开早餐。”胡子把房门卡及50块钱递给向东,说道:“102号房间,出门右转,在后面房头。如果妈的没有热水就告诉我,我给你换房间。”


向东出了门,开车穿过停车场的时候,看见旅馆二楼中间有两个单元的屋顶用苫布盖着,跟贫民窟似的,好一副落魄相。


向东找到房间,开门一看,见里面又脏又乱,气味难闻,无奈旅途劳累,身上酸痛,只好将就。他从车上取了两罐啤酒和电脑进来,坐在床沿上把酒灌下去,抽了支烟,困倦便在头脑中弥漫开来,随扔下电脑,和衣倒在床上,闭上干涩跳动的双眼,朦胧睡去。


向东一觉睡到早上四点钟,因惦记着赶路,便早早爬起来,解了手,冲了澡,拖着伤痛的身子又上路了。


晨风清冽,路上几乎看不到车辆,天上黑暗混沌不见星月,车灯下,高速公路快速抢进眼帘,路的尽头虽笼罩在令人窒息的黑暗之中,但似乎还隐约着某些希望。


车子沿5号向南又行了一会儿,天快亮的时候,道路逐渐加宽,路上的车多了起来,两旁的景物也渐次分明,向东看见自己已进入了加州首府萨克拉门托市区。只见高速两旁的建筑多数已经倒塌,一些原本高大俊美的棕榈树只剩了半截躯干,黑黢黢的,烧火棍子似的戳在那儿,到处可见脏兮兮的断墙、倾斜的路牌和施工围栏。经过市中心的时候,向东看见头顶上通往加州州政府的天桥已经断掉,还没来得及修复,只把高速公路上方的部分做了拆除和清理,两旁参差不齐的钢筋混凝土下面吊着防护网,左右用护栏挡着。这个天桥向东一家曾走过,是Capital Mall大街和5号高速的交叉处,前面就是州政府那个圆顶建筑。向东看新闻早就知道,加州除了现役和废弃的核电站之外,主要的政治、经济和军事设施基本都被炸毁了,包括萨克拉门托市区和州政府大楼,以及旧金山市区、硅谷、洛杉矶市区、南加海军基地和圣地亚哥市区等等,可他此时路过的时候还是使劲儿朝左边望着,想从破烂不堪的楼房间隙中找到一点这里旧时美丽又安逸的影子,可满眼都是残垣断壁。


向东想起网上曾看过旧金山的泛美金字塔和金门大桥被炸毁的照片,柱倒梁折,钢筋崩断,其状甚惨,又想起州政府那非凡的圆顶建筑和里外那些艺术珍品,不禁叹道:“何苦来的?拨火太高,不想却自燎了须髯;搬起石头,却自砸了脚。唉,只可惜那些东西了。”


车继续沿着5号南下,书要简短,向东就这样饥餐渴饮,夜宿晓行,一径来到洛杉矶,绕过破损荒芜的好莱坞比弗利山庄和洛杉矶市中心,穿过废墟一般的橙县工业区和迪斯尼园区,迂回过多少倾桥和断路,见过多少横桅和竖椽,走走歇歇,停停看看,见满目疮痍,百废待兴,一路唏嘘不止,感慨万千。向东在路总共行了四天,这天下午,他终于沿着熟悉的海边公路,经过已是一片瓦砾和焦土的海军基地,来到了圣地亚哥。


向东回家的路是如此惊悸,如此苍凉,走时是两家八口儿,回来却只一车一人,走前儿那个团花似锦的城市,当下却是满眼的废墟,那些曾给过他生活和事业的繁华的街区如今已零落不堪,那些曾寄托着他梦想和思念的阶柳亭花已被杂草和荆棘所取代,只见门窗破裂,房屋倒塌,人烟稀少,乌鸦成群,蓝天白云之下已找不到寄托着他亲情与爱恋的那座美丽的城市,海风和斜阳里早已没有了往日驰名全球的圣地亚哥。


向东的车惆怅而踟蹰地拐进了他家的小区,周围是许多燃烧过的痕迹,房屋毁坏严重,处处可见临时搭建的窝棚,花草枯萎,杂木丛生,满是垃圾的街道上胡乱停了不少车,左边儿童游乐场旁边的草地上,一帮墨西哥孩子在踢足球。前面转过一个弯儿,开过卢杰家原来租的房子时,向东减慢了速度朝那面一望,见一个黑胖的墨西哥爷们儿坐在门前的台阶上把着啤酒瓶子,胳膊上绣着乱哄哄的刺绣。


“妈的,成墨西哥人居住区了这。”向东小声骂着把车开过去,前面过了两个路口,往左转便上了自家门前的马路。又开过了几栋还算完整的住宅和两栋完全烧塌了的房子之后,向东来到了一栋应是他家的房子前。


“嗯,是这儿。”向东停了车慢慢走下来,尽管车库和二层以上都烧掉了,支棱把叉地横着一些残骸,但一楼却奇迹般地保留了一半,看不到门牌号,不过院门他还认得。


向东点着一支烟站在那里,看着眼前这堆自己住了十几年的已经付清了房贷的破砖烂瓦,他很奇怪自己经过长途跋涉来到这里,看见房子毁掉了却没有太多的伤心,可能是艳玲和女儿已不在了的缘故,或者是一路上看到太多这种残墙败壁的缘故,抑或是他清楚自己已没办法再回来生活了的缘故,总之他不觉得十分难受,倒有一丝厌恶,他厌恶眼前这黑黢黢的地狱一般的景象,厌恶这场战争,厌恶这场战争的幕后唆使者。


“妈的,烧掉了也好,估计里面的东西也都没了,就当给我老婆和孩子陪葬了。了了好啊!了了好!‘了便是好,好便是了。若不了,便不好,若要好,须是了’,了了就没牵挂了。”向东狠狠地吸了一口烟,正没情没绪的时候,听见后面远处有一个小男孩在说话:“先生,你找谁?”


向东回过头,看见一个脏兮兮的墨西哥小男孩骑着自行车走过来,停在面前。


“我......想找以前住在这里的人。”向东说道:“可惜不在了。”


“他们都烧死了,二楼着火的时候。”小男孩说道:“我爸爸这样说的。我们现在住这儿。”


“噢,好,住吧,这里本来就是你们的家。”向东说着上了车,感觉自己已不属于这里了,整个一外来客,他满心愤懑,不愿意再在这里多待一分钟,踩着油门径直去了。


向东开车出了小区,上了街道,急急往珍珍家奔去,两年多了,他几乎天天都在心里走几回这条路,回想几段那些难忘的往事。


向东的车很快就开到了珍珍家的小区,这里的状况跟其它地方没什么区别,也是一片狼藉,房屋焦糊坍塌,毁坏数目过半,草木杂乱,燕靡香枯。向东开车走在熟悉又陌生的街道上,左拐右转之后,前面转弯处左手那儿应该就到了。向东加速驶过去,到了跟前一看,在那个无数次出现在梦里的白色焊花铁门后面,珍珍家的房子被烧得面目全非,只剩下一楼的框架和部分墙壁,历尽烟熏火燎、风吹雨打之后,阴森森、悲戚戚地站在那里,无声控诉着战争的罪恶。


向东拿上电脑慢慢下了车,失魂落魄地在铁门前站了许久,终于,他迟疑着推开爬满藤蔓的半掩着的铁门,迟步走了进去。向东走过杂草丛生的前院来到糊焦破碎的磨花玻璃门前,犹豫了一下,没敢推它,扭头看见旁边烧塌了的墙壁拐角,便翘着脚跨过满地的垃圾和荆棘,从那个缺口走进这片废墟。


进来之后,向东发现这里是厨房,上面露着天,厨柜和墙壁已烧得不成样子,大理石台面和不锈钢水槽还清晰可见。向东小心翼翼地走过满是碎瓦和垃圾的瓷砖地面来到客厅,只见烧糊了的天棚灰板已塌陷下来,碎片到处都是,有些落在已烧成了木炭的沙发木框和家具上,有一大片落在断了一条腿的三脚架钢琴上,钢琴盖已经烧毁了,露出一条条锈迹斑斑的断弦。向东踩着满地杂物和坑坑洼洼的木制地板,寻路径走到焦炭一般的钢琴前,伸出手试着去掀琴键的盖子,一面喃喃自语道:“妈的,好端端的一个家,竟糟坏成这个样子!”


“吱呀”一声,琴键盖子竟然还能打开,露出一些没被烧坏的黑白键盘来,向东觉得有点儿意外,便用食指轻轻敲打着键盘,想弄出一些响动,可它们早已损坏了关连部件,没有了反应。


“C键在这里,依次下来是D、E、F键,就是简谱里的哆、瑞、米、发。哎呀,你轻点儿不会?手指怎么这么不听使唤?硬邦邦的。啧!你小指头翘那么高干嘛?呵呵,像个莲花指,女人呀你?”向东的耳边想起了珍珍说笑的声音,爽爽利利的。“可也是,从未摸过琴键的人,整天净拿榔头了。其实我也不比你强多少,勉强弹得成调。哎对了?我刚跟Youtube练了两首歌,自弹自唱,想不想听?”


向东闭上眼睛,眼前浮现出从前温馨浪漫的画面,珍珍那磕磕绊绊的纤指,笑吟吟的粉面,甜言蜜语,轻弹细唱,仍历历在目。而如今,琴已暗哑,人去物亡,此情此景怎不叫人伤感?向东气噎胸膛,眼睛潮湿了。


向东用颤抖的手掏出一支烟点上,深吸了两口,离了钢琴,鬼魂似的在废墟里游荡着,他寻步在横七竖八的断木和瓦砾之间,神情沮丧地穿过客厅,朝一楼的那个卧室走去。卧室的门被烧焦了,但仍站在那里堵着,向东不敢推它,便从卫生间一侧的一个破洞里低头钻了进去。卫生间和里面的卧室被烧得同样凄惨,浴室墙壁倒塌,破碎的墙砖散落一地,向东从灰土中拾起半块擦去灰尘,见乳白色仿理石的瓷砖上隐约着褐色石纹,图案记忆尤新,仿佛自己刚刚才在这里冲过澡。向东鼻子一酸,不觉滚下泪来,他手提着这半块瓷砖,回头寻卧室里那张床看时,哪里还有床在?那里不过是一堆黑色的灰板和木炭之类的残骸,唯一能证明那里曾经有过一张床的是,在那些残骸之中,看得见一些烧黑了的钢丝弹簧。


“珍珍,我回来了。”向东悲伤到了极点,再也忍不住,便放声大哭起来:“珍珍呀,珍珍!你在哪里呀?你还活着吗?我怎的才能再找到你呀?”


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一样扑簌簌滚落下来,向东觉得头晕目眩,站立不稳,随靠着黑漆漆的残墙坐在废墟中,对着眼前这一堆破烂无形的“床”哭道:“珍珍,我想你呀!自从那天我离开了这里,就再也没有见过你,我在加拿大的每一天都在想你,我是怎么熬过来的你知道吗?艳玲死了,Vickie也死了,我也残废了,好不容易熬到战争结束了,可如今你在哪儿呀?”


向东伤心已极,泣不成声,他一面抹着眼泪,一面使劲抽咽着,停顿了一会儿,情绪似乎稍有稳定,可低头看见手边的电脑时,又大声哭了起来:“你从前总是鼓励我,让我写,我写了,我把那些吃过的苦、受过的罪都写下来了,准备什么时候给你看,可那写的过程是多么痛苦你知道吗?我自己实在不愿意回头去看它们呀!有你在,我还能撑着写下去,你没了,我还写个什么劲儿呀?什么战争题材呀?什么小说呀?都他妈是狗屁!”


向东哭着,拿起电脑就向地上狠命摔去,看没摔碎,又站起来去那电脑上使劲儿踩,神经病似的,一面踩着,一面嘴里大声骂着:“去你妈的小说!我恨死你了!我恨死这场战争了!我宁可什么都不要!只要能找到你!找回你们......!”


向东一时火往上撞,气闷胸膛,呼吸急促,行动困难,浑浑噩噩的感觉像死过去一般,三魂好似出了窍,忽地飞往太虚大荒,瞬间便到了一个所在,那里窗明几净,温馨舒适,自己搂着珍珍,赤身裸体的躺在一张床上。


“珍珍!我可找到你了!我知道这是在做梦,可我宁愿从此活在梦里!”向东使劲儿搂着珍珍不放,生怕一放松她便不见了,孩子般地抽噎着。


“哎!放开呀!弄疼我了你。”珍珍笑着说道:“可醒了。刚才做什么梦了你?又是哭、又是喊、又是踹的。”


“嗯?你说我醒了?不!我没醒!我不要醒!千万别醒!醒了你就不见了!”向东仍痴痴傻傻地搂着珍珍不放。


“啧!放开呀!睡迷瞪了你?醒了还说没醒。”珍珍笑着嗔道:“傻样,哭谁呢刚才?”


“哭你呗!找不着你了,伤心得我是......!”向东说着又要哭,把珍珍往怀里又使劲儿搂了搂,说道:“我这好容易才梦到你了,不要叫醒我,醒了就啥都没了。”


“呵呵!真有意思,这才是‘痴人说梦话’,明明是醒了,还愣说自己在做梦。”珍珍笑着去向东的肩膀上拧了一把,疼得他“哎吆”了一声。“怎么样?知道自己现在是醒着的吧?个傻瓜,还不放开我?该起来了我们。”


向东被珍珍用力挣挫着只好松开了手,但仍像个二百五似的睁着惶恐质疑的眼睛看着珍珍,又自己掐一掐腿肉儿,打几个耳刮子,说道:“哎?我好像是醒的啊!这都是真的呀!这房子没烧!你也没丢......!”


“去去去!胡说什么呀你?谁的房子烧了!个乌鸦嘴!”珍珍笑着骂道:“梦里的事儿就当真,我看你是想小说给想得,魔障了快。”


“哈哈!原来这是真的!刚才那才是梦!好啊!太好了!Yes!谋秋唯闹!阿朱出哇!套太毛考!”向东高兴得手舞足蹈,满嘴胡言乱语,叽哩哇啦乱喊了一气儿,忽又心有余悸,转身拉住珍珍,哭咧咧地说道:“不过,我刚才的梦可太吓人了!跟真事儿似的!说中美真的打起来了!动核武器了都!城市也炸了,房子也烧了,人死的死、亡的亡,我找不到你,哭得我是......!”


“噢......不哭不哭,咱不哭了哈。那都是梦,不是真的,都过去了哈。”珍珍把向东搂进怀里,轻轻拍了一会儿他的后背,推他道:“哎,以后有时间再讲你的梦好不好?咱该起来了,不少事儿呢还。”


“说呀,中国把日本给核了,死那老些人呐!那个惨状就别提了......!”向东意犹未尽,仍躺在床上咕咕哝哝。


“好了,时候不早了,大鹏还等着呢,我也得接我儿子去了。”珍珍把向东推起来,说道:“炉头上不来火,还不得把他给急死?”


“对呀,大鹏该着急了,答应好的事儿,咱不能掉那个链子啊。”向东抹了抹眼泪,从床上一骨碌爬起来,下床的时候,珍珍家的波斯猫忽然从床下串到门边,在那里停下来,回头开大瞳孔张着他。


“看我干嘛?个奸臣,鬼头蛤蟆眼儿的。”向东每次被波斯猫这样盯着都觉得浑身不自在,他去洗手间简单冲洗了一下之后,回来穿好衣服,去枕边拿起自己的口罩,看着闭眼假寐的珍珍说道:“下回可千万不能摘口罩,你得看住我,也得看住你自己。真是的,疫情这么严重,性趣上来了就什么都豁出去了。”


向东又欣赏了几眼珍珍优美的卧姿,去她的乱头发上亲了亲,才依依不舍地朝门口走去,因心里仍被噩梦缠绕着,所以那个不情愿就别提了,一步挪不了三寸,好像这一去真就再也见不到了似的,待磨蹭到门口又停下来,回头看着珍珍说道:“我......真走了?”


珍珍惬意地躺在那里,眼皮也没抬一抬,只扯了扯嘴角,算是送他了。


向东有一种怪怪的感觉,好像这场景很熟悉,跟梦里极其相似,因使劲儿甩了甩头,心下对自己说道:‘有什么奇怪的?多少次走的时候不都是这样?今儿只因做了个梦就杯弓蛇影的,那梦中之事还能成真了?’


向东摇着头走出磨花玻璃前门,穿过前院出了铁门,上了自己那辆白色工具卡车,他摸出一支中华点着了,打着发动机,放下车窗,习惯性地回头望一望那扇白色焊花铁门,忽然又有一种强烈的似曾相识的感觉。


‘嗯?这倒底是梦境还是现实呀?这感觉咋就跟梦里一模一样呢?’向东在车里静坐了几秒钟,忽然想起了什么,忙打开车门,腿脚不很灵便地走下车,没好步绕过车头往右前面的轮胎一看,登时目瞪口呆,彻底懵逼了:那只轮胎瘪了!


正是:醒尤未醒梦尤续,梦还有梦醒还痴。


老实讲,世间的生灵本当各取所需,各得其所,但自从有了人类以来,就坏了规则,乱了节度,无中望有,有还生事,贪得无厌,攫取无度。从有记载的第一个茹毛饮血的王朝开始发展到科技高度发达的今天,人类何曾有过真正的相互理解和尊重,何曾有一天停止过贪掠和枉杀。人类自以为文明得到了长足的提高,可其妄取之心却更难以满足;人类自以为给世界带来了翻天覆地的变化,可我们的世界因此受到的创伤却更令人痛心,更难以挽回。其实世人早就应该想明白了,何苦斤斤两两地去拼抢?何必分分秒秒地搬弄是非?什么国家利益,什么种族应得,打起仗来伤害的总是凡人你我,回头想想都是一场噩梦;什么爱恨恩仇,什么里表赢输,到头来终将对消在地球这个三维空间里,到地外第四维坐标上往这儿一看,地球上什么事儿也没发生,从未变过,还是那个静谧祥和的蓝色小球。正所谓:天下本无事,庸人自扰之。





TOP
分享到微信 分享到Facebook 分享到Twitter 分享到新浪微博 复制到剪贴板
agree
0
disagree
0
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