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hinese In North America(北美华人e网)

注册
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

1#

【原创】树叶和喇叭花后面.之.军的大衣 (四)

一位名人曾经说过:我写下这些故事,并不是希望从往事的幻影中得到慰藉。我只希望这些被掂量过的文字,有那么一两句,对你是有益的。这位名人就是我。


每次回国都在北京转机。我羡慕那些家在北京的人,下了飞机就可以直接回家洗澡吃饭。我还要转机回大环,在机场至少等三四个小时。不过我很着迷从国际航站楼转到国内航站楼的这段路,英文逐渐退去,中文慢慢浮出,一步一步,每寸肌肤都能感受到我离家越来越近了。


我还特别喜欢看国内航站楼里的航班显示牌,武汉到西宁,广州到包头,阿克苏到重庆。国内的城市我压根儿没去过几个,但是感觉它们都和我有点关系,因为在我告诉外国人 “I’m from China” 的时候,也包括了武汉西宁广州包头阿克苏和重庆。回国,回的就是这份归属感。


从国内返回美国的心路,有点像反向航班,调个头反过来。但是回美国也有一份归属感,更确切的说是回纽约也有一份归属感。是没日没夜的加班;是周五晚上9点和朋友去尝埃塞俄比亚小吃;是周末溜达到大都会博物馆用公司ID换取免费门票;是天气好的时候放弃地铁,从47街走五十分钟到92街;是午夜一个人去downtown的艺术电影院看法语电影;是寒冬的heart broken和仲夏的falling in love。


我无法同时拥有两份归属感。它们不是互补的,我也没有分身术。


2010年的北京机场,我即将又一次远离生我养我的那一份,奔向诸多未知的另一份。


“你现在是不是很忙?经常加班吧?” 我放慢了喝茶的速度。这话问的有些客套但并非虚情假意。


“是挺忙的,经常加班。要准备庭审的时候基本每天就睡四五个小时。”军大衣放下“卷子”,那张卷子确实是图纸,和一个什么专利有关,我看不懂。


“我这个辩论队的主力都没当上律师,你算是实现我当年的梦想了。” 


军大衣长吁一口气,“你知道以我原来的家庭情况,如果有好的工作机会,我没办法不考虑。”


虽然这些年有些联系,但是我并不知道他换专业的原因。他以前写信的时候跟我说过他很喜欢土木专业,说学校开设课程很多:高数,英文,军事,思想道德,工程制图,化工,毛泽东思想,体育理论,健康教育,计算机。我还回信说相比之下,我的专业太枯燥了,每天就和数字打交道。


他放弃了土木工程,放弃了读博,转行做了律师。他想早点挣钱。爸妈身体都不好,经济上不仅无法支持他,还需要他。这些无奈,不是我一个拿着爹妈的钱念着美国的书的人能体会的。


“你都接一些什么case啊?” 


“大部分都是知识产权纠纷,中国在这方面很不完善。美国就好多了吧?”


“应该是吧。大学的时候专门修过商务法,现在全还给老师了。”


“正因为不完善,所以机会很多。我也算是碰巧赶上了一班快车。。。” 军大衣讲起行业的发展和他现在的工作情况,听的出来,他是打算一直在这行做下去了。不知道职场精英如何定义,我靠不上这个定义,但我觉得他挺像的。


我们的谈话好像进入了顺风顺水的家常唠嗑环节。我放松多了。我们聊到以前的老师和同学,聊国内的好挤好乱好快活,和国外的好山好水好寂寞。他善良地说,你不用担心不能陪伴在父母身边,其实你看我,人在北京,每年最多回家一次,有一年忙的春节都没回去。


我们没有聊初见,没有聊遗憾,没有聊校园槐花的洁净,没有聊往事的喷泉迎着风。


也许我在评估这次见面的风险时,有些多虑了。


我出国以前最后一次见军大衣是高考结束以后,全校师生在校门口排队等着去礼堂参加毕业典礼。一位身经百战的男情报员穿过方块人群塞给我一封信,“嘿,项军给你的。” 我有点惊讶,但是手比脑子反应快,迅速的接过信放进兜里,面无表情。至少我觉得我是面无表情。我一动不动的直视前方,不敢往左看也不敢往右看,我生怕稍微一偏头就会看见军大衣。


他叫项军。军大衣的军。


我不想打开那封信,我害怕看到龙的眼睛。我的手一直放在兜里,捏着信纸,不想拿出来看,又怕它长翅膀飞了。希望不是什么情书吧。我一直觉得情书很幼稚。情书除了感动自己也就是让对方膨胀一下,还能有什么用呢?可是谁说这封信一定是个什么书呢?


高中三年我和军大衣虽然同校但并不同班,一共也没讲过几句话。初中的那个空气条约本来就若即若离,到了高中更变得像不可触及的茸毛。没有毁约,也没有续约。像是一个会员制的微信群,我没有继续付费,但人家也没踢我。


高中的生活新鲜、丰富、 紧张、 高压。除了军大衣,还有从其他学校来的皮大衣,风大衣,和羽绒大衣。我对军大衣的关注渐渐少了,我以为他对我也是一样。


我唯一能想起来的就是有一次学校开运动会,我被逼代表班里参加三级跳项目,有差不多一个月的时间,每天放学还要装模作样的训练。有一次我“训练”完了正准备回家,军大衣突然出现在沙坑傍边,递给我一副护踝。我的左脚前几天受伤了,但是也没在全校广播啊。


我有点尴尬,毕竟无功不受禄,但是为了避免两个人都尴尬,我马上接过护踝说,“谢谢啊,你也太够意思了!你怎么知道我扭伤了?。” 


他没回答我的问题,转身就走,扔了一句 “你们班那个黎海鸣真是挺烦人的。” 


黎海鸣以前是体校的。与其说他每天陪我一起“训练”,不如说我每天看他表演十八班武艺。他比赛的项目是跳高,400米,800米还有400x1接力。我这种干啥都不太行的人,容易唤起别人扶弱济贫的英雄主义。


一个物理英雄觉得一个体育英雄很烦人,那你们俩可以学张翠山和谢逊比书法啊!


我还是偶尔能在校园里看见军大衣,但是他成了“我以前的初中同学”。


现在这位‘以前的初中同学’要去北京读大学,我要出国,我其实猜不出来他要说什么。


这封信一直夹在我的一本诗集里,这么多年没有换过地方。


来自一位十七岁的少年,信是这样写的。


 “夜深了,我却总也睡不着。终于鼓足勇气,给你写了这封信。


我只是想对你说,我一直都在喜欢着你。真的。


仍记得初二的时候,我们被分到了一个班。其实初一的时候我就知道你了,但你应该还不认识我。你知道当我得知我们在一个班的时候,我有多么高兴吗?


从那时起,你的活泼,你的善良就深深地打动了我。可那时,我们都还小,弄不懂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。带着这种朦胧的感觉,我们共同升入了高中。随着年龄的增长,我越发地觉得,我是喜欢你的。


可是,我总也没有说出口。我在想,等一等吧。等到我们都考上大学吧!但终于有一天,消息传来说,你准备出国了。你可知道,那一段日子,我是怎样的心情。


几年了,我也曾怀疑过自己,怀疑自己是不是真的。我也不止一次地否定过自己,也曾处于矛盾之中。可是,后来当我看到你身边出现别人的身影时,我心里的难过甚至愤怒,让我明白,我错了,我一直喜欢着你,却骗自己去压抑这份感情。


终于高考结束了。当然,距离你离开这个城市,离开我的视野的日子也迫近了。我想,此时若再不向你表白,恐怕以后再也不会有机会了。


我并不想得到什么,也不想让你承诺什么,只是想,让你能明白我的感受。


好了,我说完了。祝你永远幸福!


项军,于7月9日夜”

 

七堇言说,爱是在第三杯与第七杯之间。


我想,我和他之间,是第一杯还没开始的样子。


(待续~)

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

最后编辑桑蚕蚌蚌 最后编辑于 2020/12/05 15:14:49
TOP
分享到微信 分享到Facebook 分享到Twitter 分享到新浪微博 复制到剪贴板
agree
1
disagree
0
2#

楼主写得不错👍继续加油

你是爱,是光,是永恒的盼望

TOP
agree
0
disagree
0
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