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hinese In North America(北美华人e网)

注册
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

1#

【原创】树叶和喇叭花后面.之.军的大衣(三)

我们要的薄荷绿茶来了。照我这个喝茶速度,怕是要逼得军大衣把菜单上的酒水全都点一遍。


“服务员,打扰问一下,你们这里挂的捕梦网卖不卖?”  我叫住上茶的服务员。


“挂的。。。你说挂的这些东西?还有名儿啊?” 服务员一脸茫然,“前几天刚刚挂上的,费老劲了,老板应该不打算卖吧。” 我契而不舍的和服务员套了几块钱的近乎,她同意帮我问问老板。


“我猜你想买那个。” 军大衣的那个口气,说是“我猜”,听起来是“我敢肯定”。


“那个红色的。” 他指向店里正中间挂着的一个超大号深红色捕梦网。除了又红又大还有什么特别么?我仔细看,发现网的圆心处盘着一个圆形的金色小锁盒(locket)。金属光泽已经退尽,看不清上面的雕纹,像是个老旧的项链坠子被二次利用了。偶像剧里面经常看到这种挂坠,金属盒子打开内藏照片,通常出现在女主爱惜如命却又必须弄丢的项链上。


军大衣还挺有眼光,这张网似乎有点故事,不像是批量生产的,不知道店主在哪个犄角旮旯淘到的。永远手持理想主义的玫瑰,哪怕被刺的鲜血淋漓,我毫无根据的相信这张网是独一无二的。“如果他们肯卖,我就买这个吧。” 我肯定了军大衣的猜测,“这么大一张网,可以过滤多少噩梦啊。”


“刚才说道哪儿了?”军大衣看了看表。


“等一下啊,我去一下洗手间。” 我觉得我需要消化一下梁靓的八卦和急速下肚的奶茶。还有,和军大衣见面以前我刚刚照过镜子,但是我还可以再照一遍。


从洗手间出来,隔着错落的桌椅,离我二十米远的军大衣正在低头看手机。我故意走得慢了些。刚才从近处看没觉得他怎么变,现在从远处看怎么到像变了一个人。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他今天穿了一件深灰色的休闲呢子西装,里面是浅蓝色格子衬衣,应该是下班直接从公司赶过来的。按标准审美的尺度衡量,军大衣算不上英俊潇洒气宇轩昂,但是周身英气未见油腻。在这个万千天涯客的交通站,有一个和我无关的青年人,他目中无人的少年时代,曾有我。二十年朝夕翻涌。


目中无人,可能是比较礼貌的形容他了。上学的时候,军大衣连走路都没正形儿,班里同学都喊他“流氓军”。用我们老师训他的话说,“你那个伤风败俗流里流气一步三晃的痞样儿,校外小流氓也就比你多一支烟”。不过老师训他也没什么底气,还不如花时间去教育排名第二往后的同学,毕竟他们还有提高的空间。为校争光风头无二的物理竞赛省冠军,军大衣直接被保送本市最高学府,不用参加中考。大家都在疾风劲草备考冲刺的时候,只有他一个人不紧不慢东晃西晃的。真是高处不胜‘闲’!就算他叼根儿烟,我估计老师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。


我不想坐回他身边,不想靠近他。我更想在离他十米的地方找个位子,就这么静静的待着直到登机。我以前也不曾想要靠近他,也许一种相处模式成了习惯,就真的是习惯了。好的习惯,就是慢慢画龙,千万不要点睛。点了睛,龙就飞走了。


军大衣放下手机,从身边的公文包里拿出一打文件看起来。分秒必争的工作。是合同么?像图纸一样铺开。不像图纸,更像我们以前做题的卷子。


真希望没有丢掉学生时期的卷子,哪怕每个科目留下一张做个纪念也好。我最想留下的卷子恐怕是最后一次中考摸底考试的物理卷子。


我考了史低的分数。真的不公平。我本来就怕物理,物理里面我又最怕卫星。凡是跟卫星绕地球有关的从来没答对过。人类为什么要发射卫星?安分守己不好么。偏偏那次模拟考试物理的四道大题有二道都和姓卫的星有关。两颗行星A和B各有一颗卫星a和b;地球同步卫星轨道半径约为地球半径的6.6倍,离地心距离为r。。。我一道也没做对,30分没了。那次物理的第一名当然是军大衣,我都不知道排到四十几了。


放学以后我没有熊心豹胆马上回家,在空无一人的教室里,一边吧嗒眼泪一边画地球。


“画的还挺圆的。” 原来教室里还有一个人。


“你烦不烦。” 我头也没抬,知道是军大衣。


“物理考砸了吧?卷子给我看看。” 看我卷子?我心想你这个物理雷打不动的全校第一来看我卷子,你是觉得你的优越感还不够么?


“能不能换个字儿?” 我扫了一眼军大衣,“ “砸” 怎么听着这么刺耳。” 


军大衣笑出了声。“对,“砸”的动静太大了,“砸”是司马光用来显摆智商的。” 


司马光?


我看司马光砸缸的时候你就在缸里吧!是不是被砸到了头部?你是从冷幽默的冰窟里刚被放出来的么?


“你赶紧回家吧。我把卷子再做一遍。” 我心情确实不好,不知道我的猫还能不能见到明天的太阳。


“再做一遍你就都会啦?这次题偏难,小刘明天不会每道题都讲。” 各科老师在他嘴里就是小刘,小孙,小徐。说完他塞给我一张纸,是他满分的卷子。


“你。。。” 我刚想说你这是故意气我么,就看见所有的题目傍边都写着解体步骤,密密麻麻特别详细。不仅详细,还特别正式,连每一道填空小题的步骤开头都写着那个宇宙最耀眼的字 -“解”。这些题他都可以口算吧?所以这是特意花了很多时间写给我这种物理差生的。这是一张卷子么?不是,这明明是一封情书。


情书上写着“A、B两种容器装有同一种液体,A是我,B是你,当a、b之间的阀门打开时,你是否流向我?” 


不对,看错了。。。


写的是 “A、B两种容器中装有同一种液体,且液面a点的压强小于b点的压强,当a、b之间的阀门打开时,液体如何流动。” 


“你赶紧回家吧,你在这影响我注意力。” 我把军大衣赶走了。情书,哦不,卷子,留下了。军大衣临走敲了敲桌子,“骑车走大路,别绕后面的小道儿。” 这么个大高个儿,还是个啰嗦少年。


我回到军大衣傍边坐下来,脑海里还在闪放小时候的事情。空气曾经很甜,忧愁曾经很远。少年的思慕心无旁骛,是初春野树林里的晨露。


(待续~)

==================



TOP
分享到微信 分享到Facebook 分享到Twitter 分享到新浪微博 复制到剪贴板
agree
0
disagree
0
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