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hinese In North America(北美华人e网)

注册
返回列表 «23456789 / 9
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

[原创艺文]

81#

  江山护送着钱和妹妹到了舅舅楼下,也不肯上楼。江南独抱着承载了父母骄傲的信封叩开了门。

 

  舅舅家还是住着以前的房子,只做了翻新。客厅按最流行的样式做了吊顶,卷起吉祥云角的四个角装了不同颜色的灯,中间明晃晃的一盏玻璃大灯把房间照得无所遁形。强光射得人不能直视彼此的脸,眼睛移开看印在墙上的人影。在这样的光影中,一幅画面浮现在眼前,影影绰绰地。那是她正带着表弟在球场上看露天电影。江南坐在地上,表弟坐在她旁边的小凳子上。因为怕自己看入迷察觉不到表弟开溜,江南便牵了他的手坐着。他的手那样小那样软,温热的气息逼得江南心里的酸楚翻将上来。于是凝神屏气转开视线去看沙发后边的墙上挂着的一副中堂。


  工笔勾勒的芙蓉花瓣,层层簇簇开得正盛,淡白粉色红色叠叠地掩住白色黄色花心。淡棕草绿的骨朵儿打着卷藏在绿色的枝叶间。那画卷已是发了黄,隐约有道折痕,却并不让人遗憾。因为那暗旧里有一种温暖,如冬天走夜路时旁边人家窗户里透出的晕黄色灯光。灯光里藏下了多少故事,芙蓉花开花落间流过了多少岁月。而今那幅画敛了气息挂在那里,尽职地烘托着房子的富贵,并不知道今夕是何年,此处是何地。大朵大朵的花浮在半空不落实地,曾经的富贵万千子孙满堂,已是面目全非,留下的只是当初画画人心里美好的祈愿,一如挂在两侧的对联上寓意家庭和睦迁就包容的古话。


墨馨讲过这批书画的由来。原是墨馨娘家祖上那个官至太子傅的祖上留下的遗迹。这个祖上善工笔,芙蓉牡丹尤为一绝,至今文史资料里仍可查见其名讳。可惜留下的字画并不多。墨馨还记得,当年抄家的时候,自己的奶奶家珍如何挖空心思也只保下了半个衣柜的旧字画。

 



最后编辑ajimm 最后编辑于 2021/04/12 21:55:16
年近半百,头发半白.
Too bad to be true
TOP
agree
0
disagree
0
82#

“那些都是好东西啊!有自祖上就传下来积年的老东西,还有你曾祖祖父的字画。他留存于世的不多,流出去的更少,随便一幅都值老多钱。哦,还有当年云南第一状元袁嘉谷送给他的真迹,现在也是少见喽。” 墨馨的奶奶家珍这么说。当年最困难的时候,家珍隔三岔五拿东西去黑市卖了换吃的。宝石珊瑚珠子金子首饰从手上水一样的流走流光,可这些字画无论如何没动过。

 

“唉,咱们好歹是书香世家,首饰什么的有钱了可以再买,这些字画流出去再找回来就难了。祖上传下来的,不能断在我手上,总要给后人留点儿。” 家珍苦笑着摇头。


家珍的心思也算没有白费,而今被舅舅一并继承了下来,也算后继有人吧。

 

江南坐下,被灯晃得眯起眼睛,从缝里看了看对面坐着的舅舅舅妈。夫妻两坐在那里,舅舅无奈尴尬地笑着,舅妈牵牵嘴角算是招呼了一下。

 

“舅妈,里面是我们家跟你们借的钱。有本金和按银行利率算好的利息。详细的数目写在信封上了,您点点。” 江南尽量一字一字说得平静无波,只把藏在桌下的双拳握得发白。

 

四角的五彩灯光都敌不过顶上泻下来的白光,清冷尽职地照射着摆在桌面上的棕色牛皮纸信封,把这个主角供得众星捧月。封面上用毛笔誊写得清清楚楚,本金多少,利率多少,利息多少,总额多少。字体规整圆润秀丽,是重新编纂过的余家家谱的字迹,也是每学期包在江南教科书书皮上的字迹,是江南再熟悉不过化成灰也认得出来的江鸿钧的字迹。



最后编辑ajimm 最后编辑于 2021/04/12 21:53:48
年近半百,头发半白.
Too bad to be true
TOP
agree
0
disagree
0
83#

太阳落下去,太阳又升起来。江南那时候以为这一天会如何刻骨铭心,然而经历的事情多了,才知道这充其量就算小小地摔了一跤。流血结疤愈合,最后剩下一道浅白的印子。偶尔想起来,连滋味都模糊了,只余一片冰凉。


江南出生在一个很民主的家庭。墨馨是主,其他人做民。这个民又可细分为:江南是顺民、她爹是暴民、她哥是普通人民。在江南家的债权人从舅舅变更成其他人之后,墨馨召开了一次政治协商会。会议确定了一个中心:攒钱;两个基本点:开源、节流。


其实攒钱这个过程呢,本质就是数学应用题。


一个水池有甲乙两个水管。甲水管进水,乙水管放水。现在甲乙同时工作,怎么才能把水池蓄满?



谁说中国教育脱离现实的?这种题目从小学生就开始练习,然后终其一生,都在学习如何多进少放。如何判断满足,因人而异。如何做到蓄水,更是如红烧肉一般,各家有各家的诀窍。



最后编辑ajimm 最后编辑于 2021/04/12 21:57:09
年近半百,头发半白.
Too bad to be true
TOP
agree
0
disagree
0
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